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喷水的老师
喷水的老师

喷水的老师




那会还是在一所乡镇中学的时候,九十年代会电脑办公的人很少,不像现在这么普及;一个夏天,中学来了位大学生,叫苏玲,长得个子不高,微胖,马尾辫,走起路来辫子一甩一甩的。因为是初来乍到,所以学历虽高,还是安排在初一做语文老师。
我那会在中学里教体育顺带校长办公室,没有上课的日子,我常常被校长叫去做事,或者出去个别村里吃野鸡野鸭什么的;不知怎么回事,校长从来看重我,经常和副校长啊 会计啊出去吃喝会带上我;我有点小文才,他的会议记录和教学工作报告起草、以及每次去县里教育局开会的会议提纲都会找我写,我写了个大概,他去再补充。
就这样,我和苏玲的接触就多起来了,那些纲要记录总是我拿去给她打字,那时整个乡中学办公室只有一台586电脑。有次校长选举,这个校长求连任,让我起草报告,这个报告20多页,一连两天都粘在苏玲身边,她很忙,都是抽空帮我打字,打印好给校长修改完,再定稿。
忙完了这分报告后的一个晚上十点多了,校长,会计和我吃宵夜,他说叫上苏玲,为的是感谢她,席间喝酒、摇甩子等等,气氛热闹;因第二天要上班,12点前就散了。
他们带“长”的宿舍住一幢,我们这些普通职员住一幢,回去的时候自然我和苏玲一路了;到了门口,我说:进来坐一会,她笑说:不会吃了我吧,就这样她进了我的房间。我让座倒水,通过聊天得知,她有个男朋友是高中同学,谈了三年了,大学学的是财务专业,在县城财政局上班;他们大学都是在省城念的,这个乡镇到县城有50多公里,相见很难。说着说着,她的眼睛红了,好像要哭,本狼一向怜香惜玉赶紧伸出手搭在她肩膀上安慰她,不知不觉把她搂在怀里了,趁势在她耳边轻声说一些“别伤心”“我向校长给你请几天假”之类的话,可能是耳边的热气感染了她,她不说话了,感觉她的气息有些仓促了,有戏!我的心中暗喜,趁机吻上了,吻着吻着,她也配合了,顺势倒向床铺,我的手也开始伸进内衣里面了,摸着软软的大奶心里就爽,可能是她有点胖的原因,她的奶子大但不挺;她开始呻吟了我也开始去动她的裤子。怪了,吻可以、摸可以,脱裤子就不可以了。我说,你脱了让我看看,我说话算话,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好说歹说,跟杀鱼一样的,终于脱了她。
脱光了衣服,她不让看了,说害羞要把灯关了;正中我下怀,我听话地关灯,急忙把自己脱了,黑暗中她伸手探索找我,摸到我的手时候我顺势趴倒在她身上,心想别让到手的鸭子飞了,赶紧用硬硬的鸡巴寻找着洞口插进去,她没提防我会这样“不行啊、不行啊”地轻声叫着,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始抽动了,抽着抽着她开始呻吟了,压在微胖的身子上面软软的真舒服,她的淫水越来越多,抽的我几乎没感觉,女人的淫水多这才感觉自己的鸡鸡小不够粗,好像很松;她不说话只是轻轻地哼着,抽着抽着突然感觉鸡鸡被什么东西紧紧地夹了两三下,接着一股热热的水喷了出来,弄的两个蛋蛋都有水,我心想她可能高潮了,可是因为松的缘故我还没有要射的意思,我继续抽插,不一会,她再次夹紧喷水了,这次她夹的紧,紧了五六下,我稍微抽几下就射了。
以前没有搞过会喷水的女人,我好奇问她怎么会这样,她说她也不懂,和男朋友在家做的时候常常要拿毛巾垫,在他的办公室偷偷做时还拿报纸垫,搞的很难为情。
在乡中学我们的这种关系偷偷保持了一年多,她回县城和她男友结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