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和女友求婚失败
和女友求婚失败

和女友求婚失败

在莹儿生日的十一月,我买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和一颗钻戒,突发奇想地跪在莹儿宿舍楼下跟她求婚。这成为她们全校当天的一大看点,全宿舍楼的女生一起起哄让莹儿嫁给我,我当时还对自己的做法颇为得意。谁知跪到了晚上九点,直到舍监把我赶走,莹儿都没有露过一面。
  我崩溃得当晚醉倒在三里屯的大马路上。自那以后三里屯也成了我每天报道的地方,不论我清醒的时候还是在沉醉的时候……直到我看到那束光。
  我现在已经记不清,走到马路上之前发生了什么,不过无非就是喝得太多闹事,又被保安扔了出来之类的丑事。我只模糊地记得走在工体外面宽阔的马路上,听着身边呼啸的车声,喇叭的轰鸣和司机们的咒骂,直到那束照得我睁不开眼的光出现的一刹那,那一刻我觉得我似乎找到了我要找的东西……再次睁开眼,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和模糊的莹儿的脸。
  「莹……」
  我失声了。
  渐渐清晰的莹儿喜极而泣「你……你别说话……叔叔……阿姨……你们快来」我双腿骨折,中度脑震荡,头上还被缝了针。但这些伤对于一个被撞飞了十几米远的人来说,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最重要的是,在昏迷了两天后,我醒了过来。
  「都是我的错……呜呜……叔叔阿姨……都是因为我,我没有照顾好他」莹儿拉着我的手坐在我身旁,不停得掉着眼泪。
  「……」
  我想起身说点儿什么,但又发不出声音。
  这是梦吗?我还活着吗?莹儿回来了,如果是梦就让它再做得久一点吧。
  大半年没见面的父亲,看到我已清醒,下午就匆匆离开了。母亲含泪看了看我,嘱咐了莹儿几句也随父亲而去。我不知道普通人家的父母会如何对待一个刚刚从车祸中死里逃生的儿子,但这就是我的父母。
  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莹儿,我只有莹儿了,我的心里如是说。
  「我知道你说不出话,不要着急,医生说是因为脑震荡的原因暂时失语,我们慢慢来,你很快就会恢复的」莹儿帮我用温毛巾擦拭着脸,安慰我说。
  「不……要……走……」
  用尽全身力气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
  莹儿瞬间泪如雨下。
  「我不走……我从没有离开过……我知道你一直在等我回来……人家当初是有些生你气……但我只想给你一个小教训……我不知道会把你……呜呜……」莹儿越哭越伤心。
  我努力抬起插着吊针的手,伸向莹儿,帮她把眼泪从脸颊带走。
  「老公……你别怪我好吗?……那天你向我求婚,人家真的好高兴。要不是小青她一直拦着我,我早就跑下楼了。小青说,要我给你一个让你记一辈子的教训,我们原本以为你第二天还会回来的,谁知道后来就再也找不到你了。我跑去你学校找过你,可你宿舍里的兄弟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直到……直到……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莹儿一口气说下来,我发现她干涩地嘴唇上的几道裂纹,哭红的双眼也布满血丝,她也许已经几天没睡了。
  我别过头去,不想让莹儿看到我哭的样子。
  接下来的几个礼拜是痛苦地复健过程,莹儿下了课就来医院陪我,晚上则陪床睡在病房里。帮我擦身洗澡,扶我大小便,只要莹儿在,她都不让护士搭手。
  虽然她开玩笑得说,是怕别的女护士吃我豆腐,但我知道她心里一直有挥之不去的愧疚感,尽管我已经跟她说了无数次,那是我的报应。
  同病房的室友简直是羡慕嫉妒恨,说我不知道上辈子怎么修来的德行,让这辈子遇到了块宝。
  几周的时间里,我的腿骨愈合的比医生想想的要快得多。体能恢复了,下身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老婆……老婆……你睡了吗?」
  「没有。老公,你要上厕所吗?」
  「哦……我不要」已经几个月没有和莹儿缠绵了,我倒变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那个……我有点冷,你过来到我床上来睡,好不好?」「你个小坏蛋,又开始动邪念了,是不是?」
  莹儿掀开被子,蹑手蹑脚的跑到我床边,钻进了我的被窝。
  「小声点,旁边床的刚刚睡下」莹儿压低声音说。
  「没关系,有帘子挡着呢,他看不到」「看得到你今天也做不了什么。医生说了,你的腿还不能做剧烈运动,你今晚就乖乖地抱着我睡吧,嘻嘻……」莹儿搂着我的胳膊躺在我怀里说。
  「老婆,你帮我用手吧,我下面都憋了好几个月了」我一边装可怜一边把莹儿的手带到我的两腿之间。
  「哎……人家也就是看你可怜……不过你等一下射出来的时候不要叫出声来哦……让傍边床听到的话,人家明天要羞死了」莹儿温暖的小手握住了我的阴茎,慢慢套弄起来,时不时还用指甲从蛋蛋和龟头上划过,我亲吻着莹儿的小嘴享受着莹儿带给我的刺激。
  「老婆,我好像没硬,你要不……」
  我小声对莹儿说「哼……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莹儿调皮的撅起嘴,把身体退进了被窝里面。
  不久,鸡巴上感到阵阵热气,龟头突然被莹儿的小舌头舔了舔,接着整个阴茎被温暖而柔软的小嘴包含住了,她的小舌头还在龟头上不停地打着转。几次尝试后,莹儿见我那话儿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于是吸紧小嘴,开始猛烈的上下吸吐。
  「啵……啵……啵……」
  被子里传出有规律的肉和肉碰撞的闷响。
  不知被莹儿吸了多久,我都有些疼了,莹儿虽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但我却悲剧地发现自己仍然没有勃起。
  「算了,老婆,我今天不要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我起身把莹儿抱了上来,看到莹儿脸上都是泪。
  「老公……你别担心……你身体刚刚恢复……会好的……人家……人家以后每天晚上都帮你……」莹儿一整天忙里忙外,晚上还要伺候我,抱着我没几分钟就累得睡着了。
  我却再也无法入睡,冷汗顺着背脊留下,把内衣都打湿了。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阳痿了? 是车祸受伤的原因吗?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如果我再也硬不起来了,我要怎么办?
  之后的一个礼拜,我的治疗重点被转移到我的勃起问题上。我被安排做了各种测试,最后给我的结论是,我在生理机能上没有任何问题,是心理上的障碍。
  莹儿从那晚之后,每晚都会主动过来给我吹喇叭,她会把鸡巴,蛋蛋甚至菊花的每一寸皮肤都添个遍,但这没有给我带来任何想勃起的感觉。
  看着莹儿费力得讨好我,而我的那软软的一团肉仍然不争气地摊在一边,我的心都在滴血。
  「不要试了。没有用的。我没有任何感觉……」「没关系,老公,我们明天再试」「不用再试了。莹儿。我已经是废人了」我的眼睛有些湿了。
  「我考虑过了,我这个样子别说养育下一代有问题,就连你日后的基本需求都不能满足,你也好好考虑一下,我们……我们分手吧……」莹儿听到这席话,傻在一边,接着大声哭道「不要!我不要!呜呜……我不在乎你这样……真的……老公你不要丢下我……」「但是我在乎……」
  我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你会好的……你会好的……我会让你好的」莹儿哭着掀开被子,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我麻木地躺在床上,任由莹儿疯狂地脱掉我全身的衣物。
  莹儿流着泪,坐在我的小腹上用湿润的小穴不停摩擦着我的软鸡巴,眼泪却滴在我的身上,让我阵阵的心酸。
  我扭过头去,不想去看她的脸。却发现今晚床位的帘子没有拉紧,我隔壁床的兄弟把头埋在被子里,露出小半个脑袋,一双眼睛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骑在我身上的莹儿,被子在不停的抖动着。
  一瞬间我下体有了一种过电的感觉。莹儿也感觉到了,她惊喜的看着我,却顺着我的眼神发现在一旁偷窥的病友。
  莹儿停了下来,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我们曾有过那么多个疯狂的夜晚,我变态的调教渴望,莹儿她比谁都了解我。
  她俯下身,倚在我耳边轻轻对我说「老公,我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莹儿挺起身,扭动起水蛇腰,把双手摆在空中,拨弄着自己的秀发,乳房随着身体的扭动轻轻颤抖着,下面不断涌出淫水。她轻声呻吟着,似娇还嗲,却故意提高了声音。
  「老公,人家的贱逼下面好湿好痒啊,人家想要你的大鸡吧,狠狠玩弄你的小贱货」说着她双手捧起两颗跳动的乳房,用力挤压揉捏着自己的大奶子,还把我的手拉到奶头上,眼角瞥着那个偷窥她的男人,挑逗着我「人家的奶子好涨,老公,你快来掐人家的奶头,人家犯贱的时候就喜欢被你糟蹋……你骂我好吗?老公,人家想听你骂我不要脸,骂我是骚货,是臭婊子,是千人骑万人操的破鞋,……啊……老公……你下面跳了一下……我感觉到了……」我也惊奇的发现,鸡巴真的跳动了一下,我欣喜的抱紧莹儿,但这一夜除了我的病友可能射了一被子外,我身上并没有出现奇迹。
  翌日我们把昨夜的变化告诉了我的主治医生,他也表示有先例证明,如果能在精神上给予患者一定程度上的刺激,疏通心理障碍恢复勃起功能是有可能的,但医学上能产生这种大规模脑部刺激的方式只有电击,但是因为副作用太大已经被禁用了。
  医生很好奇,问我昨晚是什么刺激了我,我看了看莹儿不好意思的说「我昨晚……那个……做了个春梦」莹儿也害羞的把脸转开。
  医生却很正式地肯定,性心理刺激的确可以作为心理刺激疗法的一种,不过这需要夫妻互相理解配合。
  莹儿点了点头,牵着我的手对医生说「我们会一起努力的」。

  【完】